阿里的媒体投资逻辑:从业务到战略、从IT到DT

2021-08-01 作者:作者   |   浏览(

阿里豪掷12亿资金投入入股重组第一财经今天下午马上签约,这是阿里第三资金投入媒体(之前的资金投入就不罗列了),而且也是最为高调的一次,从提前揭秘的买卖细则上看,此次资金投入媒体在业务层面也非同一般,无论在资本规模还是深入程度上都是之前的媒体资金投入所绝无仅有些(详细情况查询钛媒体昨日独家报道《阿里豪掷12亿重组第一财经,一财整体入驻支付宝》)。

回望之前阿里进行的一系列的媒体的资金投入,至今的一财这一单,已经可以看出阿里媒体(新媒体)资金投入的基本逻辑,这对于理解“网络+媒体”,理解在新形势下媒体融合出路有不少的借鉴的意义,推荐之:

1、这不是一次业务需要驱动那样容易

阿里入股重组一财不可以够从阿里业务(公关)需要角度去理解,说出所谓的学会话语权,传播途径的需要如此的剖析理由,现在的阿里确实也没必要,可能有一个从传统媒体挖过来的精英媒体人组成的公关团队,公关对于阿里来讲已经是小菜一碟了。

此次与一财的合作,第一是单大,12亿的规模,虽然没办法与文化中国的200亿比,但已经不可以算是零烧钱级别了,是真的意义上的策略级别的花费了;其二,占股母公司,亦即一财媒体集团的30%股份,已经不同 于之前的新成立一家公司,在业务上的容易资金投入不同;更为特点明显的是此次直接派驻了阿里的管理职员,包括王帅的副董事长地方,与新媒体资金投入总监黄磊正式入职一财公司担任副总经理,直接负责新业务企业的运营,则意味着这不止是一次公关业务需要的烧钱行为,而是一次真的的策略资金投入行为。

此次的资金投入标志着阿里媒体资金投入从业务途径到策略驱动的真的升级,并且到达几乎是顶点的阶段。

2、从业务途径到策略驱动的媒体资金投入

回望阿里一路走来的媒体资金投入,刚开始1.0年代是通过与浙报合作成立《天下网商》杂志,展开媒体业务上的合作,从自己的电子商务业务需要出发,寻求媒体内容生产能力的诸如,打造起业务层面的媒体资金投入和合作,当然也包括直接和间接的资金投入财新传媒,都是业务途径的媒体资金投入业务。

进入到2.0阶段,阿里先后资金投入入股北青报的社区报业务,与在西南区域成都某都市报的农商品电子商务业务,中国经营报《家族企业》的企业家社群业务,一级南方某媒体的文化娱乐业务,所有些资金投入都发来自于阿里的核心业务,包括电子商务、物流、支付驱动的商业云数据业务,与健康和文化娱乐为外围的第二梯队策略诉求。

其中,背景的社区报业务的核心在于打通了基于社区的最后一公里的途径资源,阿里的新手互联网可以达成直接的对接和业务的合作,而地区农商品电子商务业务平台亦是阿里电子商务业务向农村和地区下沉的策略需要,而当下的一财的资金投入,则是直接为蚂蚁金服所代表的下一个核心业务主体提供支撑服务的策略需要,形成前端的商业数据类的商品和服务,直接为后端的蚂蚁金服业务提供流量用户运营平台和媒体入口服务。

3、阿里媒体资金投入的基本逻辑

综上剖析阿里媒体资金投入的基本逻辑大概可以概要为如下几条:

第一,选择优势的、特点的媒体为对象展开合作,这种合作讲求门当户对,包括省级的大媒体集团(浙报、上报)与垂直行业媒体类的大哥大。

第二,切入与阿里策略意图直KISS合的业务点展开合作,包括电子商务、社区O2O、商业信息、企业社群文化娱乐等策略突破点,并进行引导性的布局落子,而非进行媒体自己业务的改造升级,而是选择一个新的业务增长点进行具体合作。

最后,合作属性定位是策略需要大于公关需要,只负责围绕阿里核心策略进行的生态业务塑造,对于媒体内容走向和具体媒体业务不做任何约束和参与,维持媒体独立属性不变,换句话说,对所谓的媒体内容,媒体传播没什么需要。

阿里的媒体资金投入逻辑是明确明确的,其模式与所谓的网络+媒体,进行传统媒体媒体融合的所谓“包养”模式是完全不一样的,完全基于阿里自己策略需要,从过去的媒体组织中寻求非媒体类的,直接与其核心策略方向吻合的范围展开革新式的资金投入合作,直接达到其核心策略诉求,而非容易的公关业务需要,学会传播话语权的需要。

虽然阿里的媒体资金投入代表了市场化的媒体资金投入和整理模式,与政府大力度扶持所谓媒体融合的政治资金投入和整理模式有所不同,政府主导的所谓媒体融合更多的诉求在于公关业务诉求,所谓的传播舆论阵地的延伸和占有,而非独立具备市场价值空间的新业务的扶持开发,愈加接近事业单位行政化的方法办法,而看上去需要掌控媒体传播途径,学会传播话语权的网络企业却可以从自己策略需要出发,进行纯市场化方法的资金投入,策略诉求大于媒体公关业务需要。

4、重组一财与阿里从IT到DT,从DT到所有

从阿里资金投入重组一财的具体细则看,重组之后,新一财会成立一个全资的新媒体公司,展开围绕商业数据 服务的业务,其中包括三个主要的商品业务方向:

1、一个2C的,面向一般大家的“财经头条”商品,这是维持媒体入口功能,进行基本商业财经信息服务的基本标配商品,有的大佬出手一统江湖的感觉;

2、另一个2C的商品,则是面向细分用户群体的个股商品,则意味着直接瞄准了精准用户,提供个性化商业情报服务的业务,是可以达成直接情价格值变现,与后续服务与蚂蚁金服海量金融类商品对接的可能性,商品连接功能显著;

3、2B的商品,提供商业情报服务,围绕阿里核心云数据库中的商业买卖数据,与电子商务买卖数据进行合理数据挖掘呈现出来的趋势类的商业报告业务,直接可以向B端用户收费。

这三类商品的完整布局,从产业角度已经拥有了其独立商业模式和运作逻辑的完整性,但这可能并非阿里重组一财的全部诉求,一个独立的“彭博社”可能未必可以满足阿里的策略诉求。

所有些前端商品,可能都是阿里围绕商业生态所产生的数据内容的一个前端输出出口,亦是一个可以承载数据价值并达成变现的一个载体和平台,更为要紧的是其从IT到DT策略升级的一个要紧环节,这一过程是在阿里完成了以前端到后端,从用户买卖到用户数据过程达成之后的又一次升级,则以为着将前期形成到后端的数据通过一个平台和商品载体,达成从后端到前端,完成阿里策略展开中的第二步从后端数据到前端商品,亦即从IT到DT阶段,以至于后来的DT到所有。

阿里资金投入重组一财的两大信号,透过阿里媒体资金投入的逻辑,可以洞悉出通常网络企业的基本媒体资金投入逻辑,而深度重组一财如此一个媒体平台,将其作为阿里自己从后端数据到前端平台载体呈现的一次升级,转眼之间,一个新的进步阶段已经到来。